首页 > 文学> 国学> 史部> 金史>

金史:列传·卷十四

时间: 02-21     手机版

  太宗诸子 宗磐(本名蒲鲁虎) 宗固(本名胡鲁) 宗本(本名阿鲁萧玉附) 杲(本名斜也) 宗义(本名孛吉) 宗干(本名斡本) 充(本名神土懑 子檀奴等) 永元(本名元奴) 衮(本名梧桐) 襄(本名永庆)衮(本名蒲甲)

  太宗子十四人:蒲鲁虎、胡鲁、斛鲁补、阿鲁带、阿鲁补、斛沙虎、阿邻、阿鲁、鹘懒、胡里甲、神土门、斛孛束、斡烈、鹘沙。

  宗磐本名蒲鲁虎。天辅五年,都统杲取中京,宗磐与斡鲁、宗翰宗干皆为之副。天会十年,为国论忽鲁勃极烈。熙宗即位,为尚书令,封宋国王。未几,拜太师,与宗干、宗翰并领三省事。

  熙宗优礼宗室,宗翰没后,宗磐日益跋扈。尝与宗干争论于上前,即上表求退。乌野奏曰:“陛下富于春秋,而大臣不协,恐非国家之福。”熙宗因为两解。宗磐愈骄恣。其后于熙宗前持马向宗干,都点检萧仲恭呵止之。

  既而左副元帅挞懒、东京留守宗隽入朝,宗磐阴相党与,而宗隽遂为右丞相,用事。挞懒属尊,功多,先荐刘豫,立为齐帝,至是唱议以河南、陕西与宋,使称臣。熙宗命群臣议,宗室大臣言其不可。宗磐、宗隽助之,卒以与宋。其后宗磐、宗隽、挞懒谋作乱,宗干、希尹发其事,熙宗下诏诛之。坐与宴饮者,皆贬削决责有差。赦其弟斛鲁补等九人,并赦挞懒,出为行台左丞相。

  皇后生日,宰相诸王妃主命妇入贺。熙宗命去乐,曰:“宗磐等皆近属,辄构逆谋,情不能乐也。”以黄金合及两银鼎献明德宫太皇太后,并以金合、银鼎赐宗干、希尹焉。

  宗固本名胡鲁。天会十五年为燕京留守,封豳王。宗雅本名斛鲁补,封代王。宗伟本名阿鲁补,封虞王。宗英本名斛沙虎,封滕王。宗懿本名阿邻,封薛王。宗本本名阿鲁,封厚王。鹘懒封翼王。宗美本名胡里甲,封丰王。神土门封郓王。斛孛束封霍王。斡烈封蔡王。宗哲本名鹘沙,封毕王。皆天眷元年受封。宗顺本名阿鲁带,天会二年薨,皇统五年赠金紫光禄大夫,后封徐王。

  宗磐既诛,熙宗使宗固子京往燕京慰谕宗固。既而翼王鹘懒复与行台左丞相挞懒谋反伏诛。诏曰:“燕京留守豳王宗固等或谓当绝属籍,朕所不忍。宗固等但不得称皇叔,其母妻封号从而降者,审依旧典。”皇统二年,复封宗雅为代王。宗固为判大宗正,六年,为太保、右丞相兼中书令。是岁,薨。

  海陵在熙宗时,见太宗诸子势强,而宗磐尤跋扈,与鹘懒相继皆以逆诛,心忌之。熙宗厚于宗室,礼遇不衰。海陵尝与秉德、唐括辩私议,主上不宜宠遇太宗诸子太甚。及篡立,谒奠太庙。韩王亨素号材武,使摄右卫将军,密谕之曰:“尔勿以此职为轻,朕疑太宗诸子太强,得卿卫左右,可无虑耳。”遂与秘书监萧裕谋去宗本兄弟。太宗子孙于是焉尽,语在《宗本传》中。

  宗本本名阿鲁。皇统九年,为右丞相兼中书令,进太保,邻三省事。海陵篡立,进太傅,领三省事。

  初,宗干谋诛宗磐,故海陵心忌太宗诸子。熙宗时,海陵私议宗本等势强,主上不宜优宠太甚。及篡立,猜忌益深,遂与秘书监萧裕谋杀太宗诸子。诬以秉德出领行台,与宗本别,因会饮,约内外相应。使尚书省令史萧玉告宗本亲谓玉言:“以汝于我故旧,必无它意,可布腹心事。邻省临行,言彼在外谕说军民,无以外患为虑。若太傅为内应,何事不成。”又云:“长子锁里虎当大贵,因是不令见主上。”宗本又言:“左丞相于我及我妃处,称主上近日见之辄不喜,故心常恐惧,若太傅一日得大位,此心方安。”唐括辩谓宗本言:“内侍张彦善相,相太傅有天子分。”宗本答曰:“宗本有兄东京留守在,宗本何能为是。”时宗美言“太傅正是太宗主家子,秪太傅便合为北京留守。”卞临行与宗本言“事不可迟”。宗本与玉言“大计只于日近围场内予决”。宗本因以马一匹、袍一领与玉,充表识物。玉恐围场日近,身縻于外,不能亲奏,遂以告秘书监萧裕。裕具以闻。

  萧玉出入宗本家,亲信如家人。海陵既与萧裕谋杀宗本、秉德,诏天下,恐天下以宗本、秉德辇皆懿亲大臣,本无反状,裕构成其事,而萧玉与宗本厚,人所共知,使玉上变,庶可示信。于是使人召宗本等击鞠,海陵先登楼,命左卫将军徒单特思及萧裕妹婿近侍局副使耶律辟离刺小底密伺宗本及判大宗正事宗美,至,即杀之。宗美本名胡里甲,临死神色不变。

  宗本已死,萧裕使人召萧玉。是日,玉送客出城,醉酒,露发披衣,以车载至裕弟点检萧祚家。逮日暮,玉酒醒,见军士围守之,意为人所累得罪,故至此。以头触屋壁,号咷曰:“臣未尝犯罪,老母年七十,愿哀怜之。”裕附耳告之曰:“主上以宗本诸人不可留,已诛之矣,欲加以反罪,令汝主告其事。今书汝告款已具,上即问汝,汝但言宗本辈反如状,勿复异词,恐祸及汝家也。”裕乃以巾服与玉,引见海陵。海陵问玉。玉言宗本反,具如裕所教。

  海陵遗使杀东京留守宗懿、北京留守卞。及迁益都尹毕王宗哲、平阳尹禀、左宣徽使京等,家属分置别所,止听各以奴婢五人自随。既而使人要之于路,并其子男无少长皆杀之。而中京留守宗雅喜事佛,世称“善大王”,海陵知其无能,将存之以奉太宗。后召至关,不数日,竟杀之。太宗子孙死者七十余人,太宗后遂绝。卞本名可喜。禀本名胡离改。京,宗固子,本名胡石赉。

  萧玉既如萧裕教对海陵,海陵遂以宗本、秉德等罪诏天下,以玉上变实之。

  海陵使太府监完颜冯六籍宗本诸家,戒之曰:“珠玉金帛入于官,什器吾将分赐诸臣。”冯六以此不复拘籍什器,往往为人持去,冯六家童亦取其檀木屏风。少监刘景前为监丞时,太府监失火,案牍尽焚毁,数月方取诸司簿帐补之,监吏坐是稽缓,当得罪。景为吏,倒署年月。太仓都监焦子忠与景有旧,坐逋负,久不得调,景为尽力出之。久之,冯六与景就宫中相忿争,冯六言景倒署年月及出焦子忠事。御史劾奏景,景党诱冯六家奴发盗屏事。冯六自陈于尚书省。海陵使御史大夫赵资福、大理少卿许竑杂治。资福等奏冯六非自盗,又尝自首。海陵素恶冯六与宗室游从,谓宰臣曰:“冯六尝用所盗物,其自首不及此。法,盗宫中物者死,诸物已籍入官,与宫中物何异。”谓冯六曰:“太府掌宫中财贿,汝当防制奸欺,而自用盗物。”于是,冯六弃市,资福、竑坐鞫狱不尽,决杖有差。景亦伏受焦子忠赂金。海陵曰:“受金事无左验,景倒署年月,以免吏罪,是不可恕。”遂杀之。

  大定二年,追封宗固鲁王、宗雅曹王、宗顺隋王、宗懿郑王、宗美卫王、宗哲韩王、宗本潞王、神土门豳王、斛孛束渖王、斡烈鄂王,胡里改、胡什赉、可喜并赠金吾卫上将军,惟宗磐、阿鲁补、斛沙虎、鹘懒四人不复加封。

  萧玉,奚人。既从萧裕诬宗本罪,海陵喜甚,自尚书省令史为礼部尚书加特进,赐钱二千万、马五百匹、牛五百头、羊千口,数月为参知政事。丁母忧,以参政起复,俄授猛安,子尚公主。海陵谓玉曰:“朕始得天下,常患太宗诸子方强,赖社稷之灵,卿发其奸。朕无以报此功,使朕女为卿男妇,代朕事卿也。”赐第一区,分宗本家赀赐之。顷之,代张浩为尚书右丞,拜平章政事,进拜右丞相,封陈国公。

  文思署令阎拱与太子詹事张安妻坐奸事,狱具,不应讯而讯之。海陵怒,玉与左丞蔡松年、右丞耶律安礼、御史中丞马讽决杖有差。玉等入谢罪。海陵曰:“为人臣以己意爱憎,妄作威福,使人畏之。如唐魏征、狄仁杰、姚崇、宋璟,岂肯立威使人畏哉,杨国忠之徒乃立威使人畏耳。”顾谓左司郎中吾带、右司郎中梁球曰:“往者德宗为相,萧斛律为左司郎中,赵德恭为右司朗中,除吏议法,多用己意。汝等能不以己意爱憎为予夺轻重,不亦善乎。朕信任汝等,有过则决责之,亦非得已。古者大臣有罪,贬谪数千里外,往来疲于奔走,有死道路者。朕则不然,有过则杖之,已杖则任之如初。如有不可恕,或处之死,亦未可知。汝等自勉。”

  正隆三年,拜司徒,判大宗正事。五年,玉以司徒兼御史大夫。使参知政事李通谕旨曰:“判宗正之职固重,御史大夫尤难其人。朕将行幸南京,官吏多不法受赇,卿宜专纠劾,细务非所责也。御史大夫与宰执不相远,朕至南京,徐当思之。”继以司徒判大兴尹,玉固辞司徒。海陵曰:“朕将南巡,京师地重,非大臣不能镇抚,留卿居守,无为多让。”海陵至南京,以玉为尚书左丞相,进封吴国公。

  海陵将伐宋,因赐群臣宴,顾谓玉曰:“卿尝读书否?”对曰:“亦尝观之。”中宴,海陵起,即召玉至内閤,因以《汉书》一册示玉。既而掷之曰:“此非所问也,朕欲与卿议事。朕今欲伐江南,卿以为如何?”玉对曰:“不可。”海陵曰:朕视宋国犹掌握间耳,何为不可。”玉曰:“天以长江限南北,舟楫非我所长。苻坚百万伐晋,不能以一骑渡,以是知其不可。”海陵怒,叱之使出。及张浩因周福儿附奏,海陵杖张浩,并杖玉。因谓群臣曰:“浩大臣,不面奏,因人达语,轻易如此。玉以苻坚比朕,朕欲断其舌,钉而砾之,以玉有功,隐忍至今。大臣决责,痛及尔体,如在朕躬,有不能已者,汝等悉之。”

  及海陵自将发南京,玉与张浩留治省事。世宗即位,降奉国上将军,放归田里,夺所赐家产。久之,起为孟州防御使。世宗戒之曰:“昔海陵欲杀太宗子孙,借汝为证,遂被进用。朕思海陵肆虐,先杀宗本诸人,然后用汝质成其事,岂得专罪汝等。今复用汝,当思改过。若谓尝居要地,以今日为不足,必罚无赦。”转定海军节度使,改太原尹,与少尹乌古论扫喝互讼不公事,各削一官,解职,寻卒。

  子德用。大定二十四年,尚书省奏玉子德用当升除,上曰:“海陵假口于玉以快其毒,玉子岂可升除邪。”

  赞曰:宗磐尝从斜也取中京,不可谓无劳伐者,世禄鲜礼,自古有之,在国家善为保全之道耳。熙宗杀宗磐而存恤其母后,虽云矫情,犹畏物论。海陵造谋,杀宗本兄弟不遗余力。太宗举宋而有中原,金百世不迁之庙也,再传而无噍类,于是太祖之美意无复几微存者。春秋之世,宋公舍与夷而立其弟,祸延数世,害及五国,诚足为后世监乎。

  杲本名斜也,世祖第五子,太祖母弟。收国元年,太宗为谙班勃极烈,杲为国论吴勃极烈。天辅元年,杲以兵一万攻泰州,下金山县,女固、脾室四部及渤海人皆来降,遂克泰州。城中积粟转致乌林野,赈先降诸部,因徙之内地。

  天辅五年,为忽鲁勃极烈,都统内外诸军,取中京实北京也,蒲家奴、宗翰、宗干、宗磐副之,宗峻领合紥猛安,皆受金牌,耶律余睹为乡导。诏曰:“辽政不纲,人神共弃。今欲中外一统,故命汝率大军,以行讨伐。尔其慎重兵事,择用善谋。赏罚必行,粮饷必继。勿扰降服,勿纵俘掠。见可而进,无淹师期。事有从权,毋烦奏禀。”复诏曰:“若克中京,所得礼乐图书文籍,并先次律发赴阙。”

  当是时,辽人守中京者,闻知师期,焚刍粮,欲徙居民遁去。奚王霞未则欲视我兵少则迎战,若不敌则退保山西。杲知辽人无斗志,乃委辎重,以轻兵击之。六年正月,克高、恩回纥三城,进至中京。辽兵皆不战而溃,遂克中京。获马一千二百、牛五百、驼一百七十、羊四万七千、车三百五十两。乃分兵屯守要害之地。驻兵中京,使使奏捷、献俘。诏曰:“汝等提兵于外,克副所任,攻下城邑,抚安人民,朕甚嘉之。分遣将士招降山前诸部,计已抚定。山后若未可往,即营田牧,俟秋大举,更当熟议,见可则行。如欲益兵,具数来上。无恃一战之胜,辄自弛慢。善抚存降附,宣谕将士,使知朕意。”

  完颜欢都游兵出中京南,遇骑兵三十余绐曰:“乞明旦来降于此。”杲信之,使温迪痕阿里出、纳合钝恩、蒲察婆罗偎、诸甲拔剔邻往迎之。奚王霞末兵围阿里出等。遂据坂去马,皆殊死战,败霞末兵,追杀至暮而还。是役,纳合钝恩功为多。

  宗翰降北安州,希尹获辽护卫习泥烈,言辽主在鸳鸯泺畋猎,可袭取之。宗翰移书于杲,请进兵。使者再往,曰:“一失机会,事难图矣。”杲意尚未决。宗干劝杲当从宗翰策,杲乃约宗翰会奚王岭。既会,始定议,杲出青岭,宗翰出瓢岭,期羊城泺会军。时辽主在草泺,使宗翰与宗干率精兵六千袭之。辽主西走,其都统马哥趋捣里。宗翰遣挞懒以兵一千往击之。挞懒请益兵于都统杲,而获辽枢密使得里底父子。

  西京已降得叛,杲使招之不从,遂攻之。留守萧察刺逾城降。四月,复取西京。杲率大军趋白水泺,分遣诸将招抚未降州郡及诸部族。于是,辽秦晋国王耶律捏里自立于燕京。山西诸城虽降,而人心未固,杲遣宗望奏事,仍请上临军。耶律坦招西南招讨司及所属诸部,西至夏境皆降,耶律佛顶亦降于坦。金肃、西平二郡汉军四千叛去,坦与阿沙兀野、挞不野简料新降丁壮,迨夜袭之。诘旦,战于河上,大败其众,皆委仗就擒。

  耶律捏里移书于杲请和,杲复书,责以不先禀命上国,辄称大号,若能自归,当以燕京留守处之。捏里复以书来,其略曰:“昨即位时,在两国绝聘交兵之际。奚王与文武百官同心推戴,何暇请命。今诸军已集,傥欲加兵,未能束手待毙也。昔我先世,未尝残害大金人民,宠以位呈,日益强大。今忘此施,欲绝我宗祀,于义何如也。傥蒙惠顾,则感戴恩德,何有穷已。”杲复书曰L :“閤下向为元帅,总统诸军,任非不重,竟无尺寸之功。欲据一城,以抗国兵,不亦难乎。所任用者,前既不能死国,今谁肯为閤下用者。而云主辱臣死,欲恃此以成功,计亦疏矣。幕府奉诏,归者官之,逆者讨之。若执迷不从,期于殄灭而后已。”捏里乃遣使请于太祖。赐捏里诏曰:“汝,辽之所属,位居将相,不能与国存亡,乃窃据孤城,僣称大号,若不降附,将有后悔。”

  六月,上发京师,诏都统曰:“汝等欲朕亲征,已于今月朔旦启行。辽主今定何在?何计可以取之,其具以闻。”杲使马和尚奉迎太祖于挞鲁河。斡鲁、娄室败夏将李良辅,杲使完颜希尹等奏捷,且请徙西南招讨司诸部于内地。希尹等见上于大泺西南,上嘉赏之。上至鸳鸯泺,杲上谒。上追辽主至回离畛川,南伐燕京,次奉圣州。诏曰:“自今诸诉讼书付都统杲决遣。若有大疑,即令闻奏。”太祖定燕京,还次鸳鸯泺,以宗翰为都统,杲从上还京师。

  太宗即位,杲为谙班勃极烈,与宗干俱治国政。天会三年伐宋,杲领都元帅,居京师。宗翰、宗望分道进兵。四年,再伐宋,获宋二主以归。

  天会八年,薨。皇统三年,追封辽越国王。天德二年,酏享太祖庙廷。正隆例封辽王。大定十五年,谥曰智烈。子孛吉。

  宗义本名孛吉,斜也之第九子。天德间,为平章政事。

  海陵已杀太宗子孙,尤忌斜也诸子盛强,欲尽除宗室勋旧大臣。是时,左副元帅撒离喝在汴京与挞不野有隙,挞不野女为海陵妃,海陵阴使挞不野图撒离喝。于是都元帅府令史遥设迎合风指,诈为撒离喝与其子宗安家书,宗女误遗宫外,遥设因拾得之,以上变。其书契丹小字,其封题已开。其中白纸一幅,有白字隐约,状若经水浸,致字画可读者,上有撒离喝手署及某王印。书辞云:“阿浑,汝安乐否。早晚到阙下。前者走马来时,曾议论我教汝阿浑平章、谋里野阿浑等处觑事势再通往来,缓急图谋,知汝已尝备细言之。谋里野阿浑所言〈口煞〉是,只杀挞不野则南路无忧虑矣。”详略互见《撒离喝传》中。女直谓子“阿浑”。前“阿浑”谓撒离喝子,其子宗安。后“阿浑平章”指宗义,宗义本宗室子,犹有旧称。以是杀宗义、谋里野,并杀宗安及太祖妃萧氏、任王隈喝及魏王斡带孙活里甲。遥设诈书无活里甲,海陵见其坦率善修饰,恶之。大臣以无罪为请,海陵曰:“第杀之,无复言也。”杀斜也子孙百余人,谋里野子孙二十余人。谋里野,景祖孙,谩都诃次子。

  斜也有幼子阿虎里,其妻挞不野女,海陵妃大氏女兄。将杀阿虎里,使者不忍见其面,以衾覆而缢之,当其颐,久不死,及去被再缢之,海陵遣使赦其死,遂得免。后封为王,授世袭千户。

  大定初,追复宗义官爵,赠特进。弟蒲马、孛论出、阿鲁、隈喝并赠龙虎卫上将军。

  宗干本名斡本,太祖庶长子。太祖伐辽,辽人来御,遇于境上。使宗干率众先往填堑,士卒毕渡。渤海军驰突而前,左翼七谋克少却,遂犯中军。杲辄出战,太祖曰:“遇大敌不可易也。”使宗干止杲。宗干驰出杲前,控止导骑哲垤之马,杲乃还。达鲁古城之战,宗干以中军为疑兵。太祖既攻下黄龙府,即欲取春州。辽主闻黄龙不守,大惧,即自将,籍宗戚豪右少年与四方勇士及能言兵者,皆隶军中。宗干劝太祖毋攻春州,休息士卒。太祖以为然,遂班师。

  宗干得降人,言春、泰州无守备,可取。于是斜也取春、泰州,宗雄、宗干等下金山县。宗雄即以兵三千属宗干,招集未降诸部。宗干择土人之材干者,以诏书谕之。于是女固、脾室四部及渤海人皆降。

  太祖克临潢府,至沃黑河。宗干谏曰:“地远时暑,士罢马乏,若深入敌境,粮餫不继,恐有后艰。”上从之,遂班师。从都统杲取中京。宗翰自北安州移书于杲。是时,希尹获辽人,知辽主在鸳鸯泺,可袭取之。杲不能决。宗翰使再至。宗干谓杲曰:“移赉勃极烈灼见事机,再使来请,彼必不轻举。且彼已发兵,不可中止,请从其策。”再三言之,杲乃报宗翰会奚王岭。当时无宗干,杲终无进兵意。既会军于羊城泺,杲使宗干与宗翰以精兵六千袭辽至五院司。辽主已遁去,与辽将耿守忠战于西京城东四十里。守忠败走。

  太宗即位,宗干为国论勃极烈,与斜也同辅政。天会三年,获辽主于应州西余睹谷。始议礼制度,正官名,定服色,兴庠序,设选举,治历明时,皆自宗干启之。四年,官制行,诏中外。

  十年,熙宗为谙班勃极烈,宗干为国论左勃极烈。熙宗即位,拜太傅,与宗翰等并领三省事。天眷二年,进太师,封梁宋国王,入朝不拜,策杖上殿,仍以杖赐之。宗干有足疾,诏设坐奏事。无何,监修国史。皇统元年,赐宗干辇舆上殿,制诏不名。

  上幸燕京,宗干从。有疾,上亲临问。自燕京还,至野狐岭,宗干疾亟不行,上亲临问,语及军国事,上悲泣不已。明日,上及后同往视,后亲与宗干馈食,至暮而还。因赦罪囚,与宗干禳疾。居数日,薨。上哭之恸,辍朝七日。大臣死辍朝,自宗干始。上致祭,是日庚戌,太史奏戌亥不宜哭,上不听曰:“朕幼冲时,太师有保傅之力,安得不哭。”哭之恸。上生日不举乐。上还上京,幸其第视殡事。及丧至上京,上临哭之。及葬,临视之。

  海陵篡立,追谥宪古弘道文昭武烈章孝睿明皇帝,庙号德宗,以故第为兴圣宫。大定二年,除去庙号,改谥明肃皇帝。及海陵废为庶人,二十二年,皇太子允恭奏,略曰:“追惟熙宗世嫡统绪,海陵无道,弑帝自立,崇正昭穆,削其断王,俾齿庶人之列。瘗之闲旷,不封不树,既已申大义而明至公矣。海陵追崇其亲,逆配于庙。今海陵既废为庶人,而明肃犹窃帝尊之名,列庙祧之数。海陵大逆,正名定罪,明肃亦当缘坐。是时明肃已殂,不与于乱,臣以谓当削去明肃帝号,止从旧爵。或从太祖诸王有功例,加以官封,明诏中外,俾知大义。”书奏,世宗嘉纳,下尚书省议。于是追削明肃帝号,封为皇伯、太师、辽王,谥忠烈,妻子诸孙皆从降。明昌四年,配享太祖庙廷。

  子弃、亮、兖、襄、衮。亮,是为海陵庶人。

  充本名神士懑。母李氏,徒单氏以为己子。熙宗初,加光禄大夫。天眷间,为汴京留守。皇统间,封淄国公,为吏部尚书,进封代王,迁同判大宗正事。九年,拜左丞相。是岁,薨。追封郑王。大定二十二年,追降仪同三司、左丞相。子檀奴、元奴、耶补儿、阿里白。

  檀奴,为归德军节度使。阿里白,定远大将军、和鲁忽土猛安忽邻河谋克。海陵弑徒单氏,以充尝为徒单养子,因并杀檀奴及阿里白。元奴、耶补儿逃归于世宗。檀奴赠荣禄大夫,阿里白辅国上将军。诏有司改葬。世宗时,元奴为宗正丞;耶补儿为镇国上将军,后为同知济南尹事。

  永元字惇礼,本名元奴。幼聪敏,日诵千言。皇统元年,试宗室子作诗,永元中格。善《左氏春秋》,通其大义。天德初,授百女山世袭谋克。

  海陵伐宋,已渡淮,军士多亡归而契丹叛,由是疑宗室益甚。已杀永元弟檀奴、阿里白,永元与弟耶补儿逃匿得免。

  世宗即位于辽阳,与耶补儿俱来归,上慰劳甚厚。授宗正丞,改符宝郎,为滦州刺史。授世袭猛安,乞以谋克与耶补儿,诏许之。转棣州防御使、泰宁军节度使。

  张弘信通检山东,专以多得民间物力为功,督责苛急。永元面责弘信曰:“朝廷以差调不均,立通检法。今使者所至,以残酷妄加农民田产,箠击百姓有至死者。市肆贾贩贸易有赢亏,田园屋宇利入有多寡,故官子孙闭门自守,使与商贾同处上役,岂立法本意哉。”弘信无以对。于是棣州赋税得以实自占。迁震武军节度使。

  大定六年,丁母忧,起复崇义军节度使,徙顺义军。朔州西境多盗,而猾吏大姓蠹狱讼,暋乱赋役,永元剔其宿奸,百姓安之。坐卖马与驿人取赢利,及浚州防御使斡论坐纵孳畜践民田,俱解职。顷之,永元起为保大军节度使,历昭义、绛阳、震武军,迁济南尹、北京副留守。

  灯国家婢丑底与咸平人化胡有奸,丑底于主印处绍取印署空纸与化胡,遂写作永元、宁国生宁日时辰,诬告永元、宁国谋逆。诏有司鞫问,乃丑底意望为良,使化胡为之。上曰:“化胡与丑底有奸,造作恶言,诬害宗室,化胡斩,丑底处死。”改兴中尹,为彰德军节度使。卒官,年五十一。丧过中都,遣使致祭,赙银三百两、彩十端、绢百匹。

  永元历典大藩,多知民间利害,所至称治,相、棣、顺义政迹尤着,其民并为立祠。

  兖本名梧桐。皇统七年,为左副点检,转都点检。九年,为会宁牧,改左宣徽使。海陵篡立,兖使宋还,拜司徒兼都元帅,领三省事,进拜太尉。及杀太祖妃萧氏,尽以其财产赐兖。罢都元帅府,立枢密院,兖为枢密使,太尉、领三省事如故。天德四年十二月晦,薨。明日,贞元元年元旦,海陵为兖辍朝,不受贺。宋、夏、高丽、回鹘贺正旦使,命有司受其贡献。追进兖王爵。大定二十二年,追降特进。

  兖妻乌延氏,正隆六年坐与奴有奸,海陵杀之。其弟南京兵马副都指挥使习泥烈私于族弟屋谋鲁之妻,屋谋鲁之奴谋欲执习泥烈,习泥烈乃杀其奴。海陵闻之,遂杀习泥烈。

  兖子阿合,大定中为符宝祗候,俄迁同知定武军节度使。上曰:“汝岁秩未满,朕念乃祖乃父为汝迁官,勿为不善,当尽心学之。”

  襄本名永庆,海陵母弟。为辅国上将军。卒,天德二年,追封卫王,再赠司徒。大定二十二年,追降银青光禄大夫。

  子和尚封应国公,赐名乐善。左宣徽使许霖之子知彰与和尚斗争,其母妃命家奴捽入凌辱之,使人曳霖至第殴詈之。明日,霖诉于朝。诏大兴尹萧玉、左丞良弼、权御史大夫张忠辅、左司员外郎王全杂治,妃杖一百,杀其家奴为首者,余决杖有差。霖尝跪于妃前,失大臣体,及所诉有妄,笞二十。

  大定间,家奴小僧月一妄言和尚熟寝之次有异征,襄妃僧酷以为信然,召日者李端卜之。端云当为天子,司天张友直亦云当大贵。家奴李添寿上变。僧酷、和尚下吏验问有状,皆伏诛。上曰:“朕尝痛海陵翦灭宗族。今和尚所为如此,欲贷其罪,则妖妄误惑愚民者,便以为真,不可不灭。朕于此子,盖不得已也。”伤闵者久之。

  衮本名蒲甲,亦作蒲家,桀惊强悍。海陵不喜其为人。初为辅国上将军。天德初,加特进,封王,为吏部尚书,判大宗正事。坐语禁中起居状,兵部侍郎萧恭首问,护卫张九具言之。海陵亲问。恭夺官解职,张九对不以实,特处死,衮与翰林学士承旨宗秀、护卫麻吉、小底王之章皆决杖有差。海陵自是愈忌之。未几,授猛安。

  及迁中都,道中以蒲家为西京留守。西京兵马完颜谟卢瓦与蒲家有旧,同在西京,遂相往来。蒲家尝以玉带遗之。蒲家称谟卢瓦骁勇不减尉迟敬德。编修官圆福奴之妻与蒲家姻戚,圆福奴尝戒蒲家曰:“大王名太彰着,宜少谦晦。”蒲家心知海陵忌之,尝召日者问休咎。家奴喝里知海陵疑蒲家,乃上变告之,言与谟卢瓦等谋反,尝召日者问天命。御史大夫高桢、刑部侍郎耶律慎须吕就西京鞫之,无状。海陵怒,使使者往械蒲家等至中都,不复究问,斩之于市。谟卢瓦、圆福奴并日者皆凌迟处死。

  赞曰:金议礼制度,班爵禄,正刑法,治历明时,行天子之事,成一代之典,杲、宗干经始之功多矣。杲子宗义为海陵所杀,宗干之后又不幸而有海陵,故其子孙之昌炽既鲜,而亦不免于僇辱焉。秦、汉而下,宗臣世家与国匹休者,何其少欤。君子于此,可以观世变矣。

关键词:金史,列传,卷十四

解释翻译

  宗本,原名阿鲁。皇统九年(1149),他任右丞相兼中书令,又进升为太保,领三省事。海陵篡位后,宗本进职为太傅,并领三省事。

  起初,宗斡阴谋诛杀宗磐,因而海陵心中戒备太宗的几个儿子。熙宗在位时,海陵私下建议说宗本等人势力强大,主上不应过于宠幸。他篡位之后,猜忌更深,于是与秘书监萧裕密谋杀掉太宗的各个儿子。他们诬蔑秉德出任统领行台之前,与宗本告别,一同饮酒,约定内外相应。海陵让尚书省令史萧玉诬告宗本亲口对萧玉说:“因为你跟我是故交,必定没有其他心思,我可以把心里事告诉你。领省临走之前,说他在外面传告军民,不要忧虑外边的祸患。如果太傅做内应,有什么事做不成?”还说:“我的长子锁里虎该有大富贵,因此不让他进见主上。”宗本又说“:左丞相到我和我妻子这儿来,声称主上看见他就不高兴,所以心中时常恐惧,假若太傅有一天得到高位,我心才安。”唐括辩对宗本说:“内侍张彦善于相面,看出太傅有天子之相。”宗本答道“:宗本有兄长现为东京留守,我怎能这样做?”当时宗美说:“太傅正是太宗本家子弟,只有太傅应当做北京留守。”卞临走前对宗本说“:事情不可拖延。”宗本对萧玉说“大计只于近日在猎场中决断”。宗本因此把一匹马、一件袍服送给萧玉,充当表证。萧玉恐怕打猎的日期临近,而自己在外边有事务缠身,不能亲自上奏君王,就把这些报告给秘书监萧裕。萧裕全部报告给皇上。

  萧玉进出宗本的家,亲密信任如同一家人。海陵已经与萧裕谋划好要杀宗本、秉德,下诏明告天下人。又恐怕天下人认为宗本、秉德等人物都是皇室宗亲大臣,原本没有谋反罪状,是萧裕虚构这件事,而萧玉与宗本关系密切是人所共知的,让萧玉上奏说宗本叛变,民众才会表示相信。随后派人召集宗本等人打鞠游乐,海陵先上楼,命令左卫将军徒单特思以及萧裕的妹夫、近侍局副使耶律辟离剌小底,暗中等候宗本和判大宗正事宗美,他们一来,就杀掉他们。宗美原名胡里甲,他临死时神色不变。

  宗本死后,萧裕派人召见萧玉。当天,萧玉送客人出城,喝醉了酒,披衣散发,用车把他运载到萧裕的弟弟、点检萧祚家。到日落时候,萧玉酒醒,看见被军士围守,以为被人连累获得罪过,因此到了这儿。他用头撞墙壁,号啕大哭道:“臣没有犯罪,我有老母亲七十岁了,可怜可怜吧。”萧裕附在他耳边告诉他“:主上认为宗本等人不能留下,已把他们诛杀,要加以谋反的罪名,命你负责上告这件事。现在你上告的款项文字都已准备好,皇上就要问你话,你只按照状纸说宗本等人如何谋反,不要再说别的不同言词,否则会殃及你的全家。”萧裕于是把头巾衣服拿给萧玉,引他来见海陵。海陵向萧玉提问,萧玉说宗本谋反的话都是按萧裕教的那样讲。

  海陵派使臣杀死东京留守宗懿、北京留守卞。又放逐益都尹毕王宗哲、平阳尹禀、左宣徽使京等人,把他们的家属安置到别处,只让他们各自随身带奴婢五人。之后又派人在路上堵截,把他们子弟中的男性不论长幼全部杀死。而中京留守宗雅喜好做佛事,世人称他“善大王”,海陵知道他无能,要留下他侍奉太宗。后来把宗雅召进宫门,没几天,竟然杀了他。太宗的子孙死了七十多人,于是绝了后。卞原名可喜。禀原名胡离改。京是宗固的儿子,原名胡石赉。

  萧玉既然能按萧裕教给的那样对答海陵,海陵就把宗本、秉德等人的罪状下诏通告天下,用萧玉上告叛变来作为实证。

  海陵让太府监完颜冯六去登记并没收宗本各家亲眷的财产,告诫他说:“把珠玉金帛收进官府,对于日用杂物我要分赐给各位大臣。”完颜冯六因而不再登记没收杂物,这些东西常常被人拿走,完颜冯六的家童也拿了檀木屏风。少监刘景以前做监丞的时候,太府监失火,文书全被烧毁,过了好几个月才拿来各司账簿补写出来,监吏做事这样迟缓,应当治罪。刘景身为监吏,却把出事日期提前签署。太仓都监焦子忠与刘景有旧交情,焦子忠由于拖欠亏空而坐牢,很久得不到开脱,刘景尽力救他出狱。过了很长时间,完颜冯六与刘景由于在宫中忿然争斗,说出刘景倒署事故年月以及放出焦子忠的事情。御史上奏弹劾刘景,刘景的朋党引诱完颜冯六的家奴揭发偷盗屏风的事。完颜冯六自己向尚书省陈述此事。海陵派御史大夫赵资福、大理少卿许..一同审察。赵资福等人禀奏说完颜冯六自己没有偷盗,又曾自首。海陵向来厌恶冯六与皇室宗亲交往,就对群臣说:“冯六曾经使用偷盗来的东西,他自首也盖不过这事。依法,偷盗宫中物品者要处死,各样物品已登记没收进官府,和宫中物品有何不同?”又对冯六说“:太府掌管宫中财产,你应当防止欺瞒奸骗行为,却反而自己使用偷来的东西。”于是,冯六被处死并弃尸于市上,赵资福、许..因审案不周全,被各自处以不同的杖刑。刘景也因接受焦子忠贿赂的黄金而服罪。海陵说“:受贿的事没有证人,而刘景倒签年月,以开脱监吏罪责,这些事不能饶恕。”于是杀掉刘景。

  大定二年(1162),皇上追封宗固为鲁王、宗雅为曹王、宗顺为隋王、宗懿为郑王、宗美为卫王、宗哲为韩王、宗本为潞王、神土门为豳王、斛孛束为沈王、斡烈为鄂王,胡里改、胡什赉、可喜一起授予金吾卫上将军,只有宗磐、阿鲁补、斛沙虎、鹘懒四个人没再加封。

  杲,原名斜也,是世祖的第五个儿子,太祖的同母弟弟。收国元年(1115),太宗任谙班勃极烈,杲任国论昊勃极烈。天辅元年(1117),杲带领军队一万人攻打泰州,占下金山县。女固、脾室的四个部族以及渤海人都来投降,于是攻克泰州。城中贮存的粮食转运到乌林野,赈济先来投降的各部族,顺势把他们迁徙到内地。

  天辅五年(1121),杲任忽鲁勃极烈,都统内外各路军队,进攻中京,即北京。蒲家奴、宗翰、宗干、宗磐做副手,宗峻受职合扎猛安,都被给予金牌,耶律余睹做向导。皇帝诏曰:“辽国政治混乱,为人神所共弃。如今要中外统一,因此命你率大军,前去讨伐。你要慎重用兵,选用良策,施行赏罚,供足粮饷。不要搅扰降服之众,不要纵容部下抢掠。见情势可以便进兵,不要延误军机。遇事有权定夺,无须烦琐禀奏。”又下诏说:“如果攻克中京,所缴获的礼乐图书文籍,一并陆续送进宫中。”

  在这时,辽国驻守中京的人,得知军队过来,便焚烧粮草,要迁徙居民逃跑。奚王霞末却要看我军人少就迎战,如果敌不过就退守山西。杲知道辽人没有战斗的意志,就丢下军用器物,用轻装军兵去进攻。天辅六年(1122)正月,攻克高、恩、回纥三座城,进军到中京。辽兵都不战而溃败,于是占领中京。缴获一千二百匹马、五百头牛、一百七十头骆驼、四万七千只羊、三百五十辆车。然后分派兵士驻守要害地方。军队驻扎在中京后,杲派使者禀奏捷报,献上俘虏。皇上诏曰“:你们在外统兵,克守职责,攻下城邑,安抚百姓,朕很赞赏。分派将士招降山前各部族,已计划妥定。山后假若不能去,就垦田放牧,等秋天起兵,再深入计议,情况许可就行进。如果要增兵,把数目报上来。不要凭一次战斗的胜利,就兀自松弛怠慢。妥善安抚投降归附者,向将士宣读谕旨,使他们明白朕的心意。”

  完颜欢都的军队走到中京以南,遇上三十多个骑兵,他们谎称:“请让我们明早来这里投降。”杲相信了他们的话,派温迪痕阿里出、纳合钝恩、蒲察婆罗偎、诸甲拔剔邻前往迎接。奚王霞末的军兵包围了温迪痕阿里出等人。这些人就据守山坡,丢开马匹,全都殊死战斗,打败了霞末的军兵,并追杀到天黑才回来。这次战役,纳合钝恩立功最多。

  宗翰降伏北安州,希尹抓获辽国护卫习泥烈,说辽君主在鸳鸯泺狩猎,可去袭击擒拿。宗翰写信给杲,请求进兵。又再派人去,说:“一旦失去机会,事情就难办了。”杲的主意还没决定。宗干劝杲应当听从宗翰的计策,杲才约定与宗翰在奚王岭会面。见了面,才开始商定计划,杲从青岭出发,宗翰从瓢岭出发,约定在羊城泺军队会合。这时,辽主在草泺,杲派宗翰与宗干率精兵六千去袭击。辽主向西逃跑,他的都统马哥赶奔捣里。宗翰派挞懒带兵一千去攻打他。挞懒向都统杲请求增兵,继而抓住辽国枢密使得里底父子。

  西京归降后又反叛,杲派人招降,西京不服从,于是杲举兵攻打。留守萧察剌翻越出城来投降。四月,再次攻取西京。杲率领大军赶赴白水泺,分派各将招降安抚没有归降的州郡以及各部族。在这时,辽国秦晋国王耶律捏里在燕京自立为帝。山西各城池虽然投降,但人心没有稳固。杲派宗望上奏军情,并由此请求皇上驾临军中。耶律坦招降西南招讨司及其所属各部族,西到夏国边境的地方全都归顺了,耶律佛顶也向耶律坦投降。金肃、西平两个郡里有四千汉军叛逃离去,耶律坦与阿沙兀野、挞不野简单整顿出新近投降的壮年男子,趁黑夜前去袭击。第二天早晨,在河上交战,大败汉军,汉军都丢下兵器俯首就擒。

  耶律捏里写信给杲请求讲和,杲回信,斥责他不先向上国禀奏就自封帝号,如果能自己归降,将会给与燕京留守的职务。耶律捏里也回信来,意思大致是说“:先前即位时,是在两国绝交相战之际。奚王与文武百官同心推举拥戴,我哪里有时间向朝廷请命呢?现在各军已聚集,如果要发兵,我不能再束手待毙。昔日我的先祖不曾残害大金人民,封号授职给的恩宠,使民族日益强大。现在忘却这些恩德,要断绝我家族宗祀,有何道义?倘若承蒙照顾,那么我感戴您的恩德,没有穷尽。”杲又回信说:“阁下向来身为元帅,统领各军,责任不是不重大,却没有一点功绩。你想据守一座城来抵抗国家军队,不是很难吗?你任用的人,以前既然不能为国而死,现在谁肯受阁下指派呢?再说主上受辱臣下必死,想靠此成功,这种打算也不周全。幕府遵奉皇上诏令,归顺者授官,逆反者讨伐。阁下如果执迷不悟,不肯顺从,就等被消灭后再了结吧。”耶律捏里于是派使者去向太祖请命,太祖赐给他的诏书说:“你是辽国亲属,职位居于将相,却不能与国家共存亡,并私自据守孤城,伪称大号,假若不肯降伏,将要后悔。”

  六月,皇上从京师发兵,下诏给都统道“:你们要朕亲自出征,朕已于本月初一早晨启程。辽主现在哪里,有何计策可以取胜?全都报告上来。”杲派马和尚在挞鲁河恭迎太祖。斡鲁、娄室打败夏国将领李良辅,杲派完颜希尹等人上奏报捷,并且请求把西南招讨司的各部族迁移到内地。希尹等人在大泺西南进见皇上,皇上嘉奖了他们。皇上来到鸳鸯泺,杲前去谒见。皇上追击辽主到了回离畛川,南下攻伐燕京,来到奉圣州,下诏说“:从今后所有诉讼文书都交给都统杲决断。如果有大的疑难之事,要即刻奏明。”太祖平定燕京,返回鸳鸯泺,任命宗翰为都统,杲跟随太祖返回京师。

  太宗即位,杲任谙班勃极烈,与宗干一同治理国政。天会三年(1125)攻伐宋国,杲出任都元帅,住在京师。宗翰、宗望分路进兵。天会四年(1126),再次征讨宋国,擒获宋国两位君主而回兵。

  天会八年(1130),杲去世。皇统三年(1143),杲被追封为辽越国王。天德二年(1150),被纎祭于太祖庙廷。正隆时期,按定例杲被封为辽王。大定十五年(1175),受封谥号为“智烈”。杲的儿子叫孛吉。

 

【更多相关内容】

1、金史:志·卷二十五

2、金史:列传·卷二十五

3、金史:列传·卷二十二

4、金史:志·卷二十三

5、金史:列传·卷十一

6、金史:列传·卷二十八

7、金史:本纪·卷三

8、金史:本纪·卷五

9、金史:列传·卷七

10、金史:列传·卷四

1 2